红腾网杠杆炒股平台=平台杠杆炒股网=股票配资申请

云南白药原董事长王明辉被曝已被带走调查,去年已辞职,公司回应不知情

发布日期:2024-05-26 19:57    点击次数:160

因“个人原因”辞职一年多后,王明辉被曝早已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

5月9日,云南白药(000538.SZ)投资者专线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云南白药暂时没有获知相关信息(指王明辉被带走调查一事)。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王明辉从1999年调至云南白药工作,在他的主导下,云南白药曾推出“含药”创可贴、牙膏等爆款产品,业绩大爆发,由此进入了高速发展期。

在没有王明辉的过去一年中,云南白药仍继续保持着增长。2023年,云南白药的营收约为391.11亿元,同比增长7.19%;净利润约为40.94亿元,同比增长36.41%。

在云南白药工作约24年

王明辉因“个人原因”辞职

哪怕已经辞职一年多,但王明辉对云南白药的影响仍在。

公开资料显示,王明辉生于1962年4月,先后在宾川县医药公司、昆明制药厂、昆明制药厂劳动服务公司以及昆明贝克诺顿制药有限公司等工作过。1999年,王明辉调至云南白药,曾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总裁等职务。

2023年3月,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称,收到王明辉送达的《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以及在云南白药及其控股子公司的一切职务。

当时,云南白药的四位独立董事还出具过一份对董事长离职原因的核查意见称,经核查,王明辉辞职的披露原因与实际情况一致,对他的辞职原因没有异议。

也就是说,王明辉突然因“个人原因”离开了工作约24年的云南白药。

1715244732500.png

截图自云南白药公告

据多家媒体近日报道,云南白药爆发了窝案,从2023年年初到2024年年初,包括王明辉在内的五位云南白药前高管因涉及同一事项先后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

5月9日,红星资本局致电云南白药投资者专线,接线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云南白药暂时没有获知相关信息,他们是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等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

当天,红星资本局还致电云南省纪委监委的12388热线。有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无法查询王明辉的相关信息。一般来说,从被带走调查到正式披露需要一段时间,可以关注公众号“清风云南”,如有公职人员违纪等信息都会在该渠道披露。

另外,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王明辉之前,龙江曾担任云南白药相关公司的一把手。

据云南省纪委监委今年3月消息,云南省科学技术厅原党组书记、厅长龙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被带走调查算不算“个人原因”?

律师:具体要看违法违纪的责任主体

如果王明辉是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那他的辞职能否说是“个人原因”?云南白药的公告、独立董事的核查意见是否违规?

5月9日,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宋文彬律师告诉红星资本局,如果王明辉是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那现在尚处于侦查阶段,案件性质、过程和事态均不够明朗,需要等纪委监察部门、检察院等司法机关公布的调查结果出炉后,再进行判断。

“这具体要看他是以个人的名义去进行利益交换等违规行为,还是以云南白药公司的名义去谋取利益。”宋文彬对红星资本局说。

江苏联盛(无锡)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律师王强也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是否属于“个人原因”,具体要看是基于个人行为还是基于公司为责任主体的违纪违法。

“因个人行为违纪违法是‘个人原因’,如行贿、受贿等。尽管对他来说,接受组织调查是被动的、没有选择余地的;但在公司方面,其辞职是主动的,是基于自己原因的选择。”王强说,如果因他主导而造成公司层面违法,则一般很难称为“个人原因”,如单位行贿、私分国有资产等。

对于云南白药的公告和独立董事的核查意见,宋文彬认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几位独立董事和云南白药没有违规,因为他们均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履行了自己的相关义务,且在监委司法部门出具正式通报前,他们目前的陈述也仅限于自身掌握情况,不能代表案件的真实面貌。

同样,王强也认为,云南白药对王明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的表述,就目前已知的信息来看,很难认定为虚假内容,并且没有违反披露及时性原则,“即使在云南白药明知王明辉被调查的情况下,有关辞职原因的公告内容也不能认定为信息披露违规。”

“独立董事在勤勉尽责的基础上,对上市公司重大事项发表独立意见。”王强对红星资本局说,在不能认定独董意见失实且未勤勉尽责的前提下,独立董事的行为不涉及违规。

王明辉执掌期间的两大亮点

销售业绩大爆发,成功完成混改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王明辉进入云南白药后,在他的主导下,云南白药先后推出“含药”创可贴、牙膏等爆款产品,云南白药的销售业绩大爆发,整家公司也由此进入了高速发展期。

Choice数据显示,1999年,云南白药营收约为2.32亿元,净利润约0.34亿元;2022年,云南白药营收约为364.88亿元,净利润约为30.01亿元。

从1999年到2022年,云南白药的营收增长了约156倍,净利润增长了约87倍。

云南白药历年净利润图表,截图自choice

尼尔森零售研究数据显示,2023年,云南白药牙膏在大卖场、大超市、小超市、便利店、食杂店和化妆品店等全渠道销售份额第一,占国内市场份额的24.60%。

除了销售业绩增长外,王明辉执掌云南白药期间的另一大亮点是成功完成混改。在资本市场上,云南白药的混改被视为教科书级别的参考案例,甚至被誉为“白药模式”。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2016年,云南白药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2017年,其通过增资扩股等方式先后引进战略投资者新华都、江苏鱼跃;2018年,其吸收合并控股股东白药控股。

同时,云南白药管理层完全去行政化,原管理团队若选择留在云南白药则意味着必须放弃体制内的身份和待遇,改为完全市场化的聘用机制,王明辉也不例外。在混改完成后,王明辉不再保留省属国有企业领导人员身份和相关待遇。

另外,云南白药通过混改实现了无实际控制人的股权结构。目前,云南白药没有实控人、控股股东,云南省国有股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与新华都及其一致行动人并列为第一大股东。

截至2023年年末,王明辉持有云南白药100.80万股股份。以5月9日的收盘价(56.49元/股)计算,王明辉持有的股票市值约为5694万元。

因炒股出现巨额浮亏

云南白药:逐步减仓,不再增持

在亮点之外,王明辉执掌云南白药期间也面临来自外界的质疑声,主要针对炒股一事。

早前,云南白药因炒股增厚了利润。但到了2021年,市场行情发生变化,云南白药当年证券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减少约19.81亿元,仅投资小米集团(01810.HK)就浮亏14.04亿元。2021年,云南白药净利润同比下降49.17%至28.04亿元。

2022年,云南白药在证券投资上的亏损仍在继续,当年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减少约6.10亿元,仅投资小米集团(01810.HK)就浮亏6.22亿元。

在2022年11月,云南白药收到来自云南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其中提到“你公司对外投资事项的授权范围不清”“对外投资决策程序履行不规范”“投后管理和监督不到位”和“证券投资的警戒、止损等指标设置不清晰”等。

2023年2月,云南白药披露了一份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在回答股票投资相关问题时,云南白药称,经过公司的投资决策流程的审慎论证和审核,在原有的风险控制措施基础上,严格控制二级市场投资规模,逐步减仓,不继续增持。

红星资本局翻阅财报发现,相较2022年年末,云南白药在2023年年末持有的证券投资产品已有所减少,且在2023年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增加1.25亿元。

而最新的财报显示,在今年一季度,云南白药实现营收约107.74亿元,同比增长2.49%,净利润约为17.02亿元,同比增长约12.12%。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编辑 邓凌瑶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相关资讯

红腾网杠杆炒股平台

TOP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红腾网杠杆炒股平台=平台杠杆炒股网=股票配资申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